首页 新闻 评论 教育 娱乐 财经 房产 小记者 丽水团购 百姓热线 站内搜索 投稿
论坛 网视 专题 体育 汽车 健康 旅游 在线读报: 丽水日报》《处州晚报》《丽水摄影
◎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丽水

旅游+文化+民宿+农业+自然 龙泉西街街道烹出诱人“全域旅游套餐”

丽水网 - 来源:丽水网-丽水日报  2017-11-20 03:21:21
〖作者:记者 钟根清 通讯员 兰玲 余丽美 | 编辑:莫晓鸿 | 责任编辑:胡蕴韵〗

抚州准分子激光治疗近视眼多少钱,

原标题:全城同写高考作文 10篇大奖文章请您品评 车轮滚滚向前 折射时代变迁(图)

编者按

昨天,高考大幕开启,上午语文考试结束后,“扬大康源乳业杯”全城同写高考作文大赛随即启动。仅仅半天时间,就收到数百篇参赛作文。本报专家评审团连夜“阅卷”,评出同写高考作文10名大奖、15名优秀奖,10名同写微作文奖,50名“点评王”。本报今刊登10篇大奖文章,请您一起品尝这场年度写作盛宴。

思想的坐骑

夏春萌(广陵)

现在社会离不开车:运货物有板车、三轮车、卡车、火车……载人有自行车、摩托车、轿车、公交车、高铁动车、地铁……可是,人们有没有思考:车是什么?于是,肯定有人讪笑我的无知——车是陆地上有轮子的交通工具。可是,我觉得这样说远远不够。我要说,车是人类思想的坐骑。

车是人的思想产物。远古本没有车,因为人类有思想,渴望跑得更快运载更多,便发明车。于是,车辆便是思想的标配,思想驾驶车辆伴随人类远航。

我依稀看见,春秋战国,孔子驾着一辆马车,从山东曲阜出发穿越神州大地,播撒华夏文明的种子,仿佛听到他吟唱《世界大同》曲——这远古的回声,是今天人类文明的最强音。我清楚记得,圣洁的庐山下,陶渊明“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避开繁纷的世界,呵护心中的一份纯洁、静谧。我更牢记,“车辚辚,马萧萧”,杜甫的《兵车行》飘逸出大唐的雄风,长城抗日的烽火在风中成燎原之势,日寇的车辆被民族的血肉之躯埋葬,红色的中国在烈火中涅 重生。今天,民族复兴的伟大梦想,正在演绎成人类历史上最宏观、最雄浑的史剧绝唱。

当车辆在大地驰骋,思想在水中游泳,于是人类发明了水中的车——船:帆船、轮船、气垫船、潜艇、航空母舰……思想在天空飞翔,于是人类又发明天空的车——飞机:螺旋桨飞机、喷气式飞机、航天飞机、宇宙飞船、太空站……那船和飞机的螺旋桨不就是车轮的兄弟姐妹吗?

思想驾驶着车辆,在现代文明的大道上风驰电掣,人类的脑洞也随之大开,各种奇思妙想的车辆似春江潮水之汪洋,如金秋果园之丰硕。于是,纳米机器人车在清理血管里垃圾,我国首辆玉兔号月球车到月宫拜访了嫦娥,洲际导弹驾着车辆拓展国家的生存力量,未来的光子飞船将拜谒千百光年的星际文明……

驾驶着车辆的是人,是有思想的人类,更是人类的思想。人类研制出无人驾驶的车辆、飞机、潜艇,虽然看不见人的身影,但是人的思想遍布车船的每一个零件、每一个角落。

盘点人类的车辆,我仿佛看见人类思想,化作千千万万奔驰在蛛网似的道路上的车辆,化作那航行在河流海洋的船舰,化作那飞翔在天空的飞机、宇宙的飞船……这思想,又好似从人类大脑——潘多拉的盒子放飞出形状各异、色彩斑斓的蝴蝶。这思想,在辽阔的大地上奔跑、在汹涌的河流海洋里游泳,在蔚蓝的天空和浩瀚的宇宙间飞翔。

今天的人类啊,请让你的大脑拥有思想吧!未来车辆、船舰、飞机、飞船的门上,将会有一行醒目的标语:没有思想,请勿驾乘。

七里靴

柏 莹(扬州)

车是一种交通工具,也即,它仅仅是人所利用的工具之一。荀子似乎已经说得很明白了:“假舆马者,非利足也,而致千里;假舟楫者,非能水也,而绝江河。君子生非异也,善假于物也。”在以人为中心的文化系统中,车大概只是一种代步的物事,安于为人所乘坐。

然而人对车的迷恋却仿佛远远超出了它在价值体系中“应有”的地位。车成为人身份地位的代表,从18世纪杜巴利伯爵夫人华丽招摇的马车,到今日报刊中全彩印刷的名车广告,“宁愿坐在宝马里哭,也不愿坐在自行车后座上笑”的价值判断,再到赫胥黎《美丽新世界》中未来世界的总统名谓——“福特(Ford)”,或许车在某时某地已经悄悄居于上风,而人类反成为车的暴政对象。

不过且不要急于摆出否定的态度,即使不追溯到黄帝拨开迷雾的指南车、法国大革命时期运输哲学禁书的四轮货运马车(voiture),每年春运身处和谐号动车之上,感受千里江陵“半”日还的风驰电掣滋味时,我们难免会对车所给予的便利生出几分感激之情。

车几乎总是在前进的(倒车作为辅助手段,并非其主要功能)。西北的司机总爱说起长时间行车事迹(“凌晨发车,到下午终于拐弯了”),以示他们的车是如何跨越了遥远的路途、用车轮丈量大地的。山区的司机则喜欢显示他们对艰险路段的娴熟掌控能力(“外地司机不敢开,我们天天开,容易得很!”),继而赞叹起有了车和盘山路,就不必仰赖挑夫和马队的山上生活。这时节,车与人融为一体,仿佛手掌和方向盘之间生出了相连的血肉,鞋底与离合器由另一种人体关节操纵着。

车成了童话中的七里靴,穿上它就能一步七里,最终战胜巨人。这似乎是现代生活中车人关系的一种隐喻:车是一种交通工具,然而又不仅如此。它是人类自身的延伸,蔓延到世界各个角落,包括仅凭双脚难以涉足的去处。它跨越缓慢行路时代的时空限制,推动贸易,运送医药品和生活必需品。在美国这样的公路国度,汽车的自由行动催生出凯鲁亚克《在路上》一类作品,行车就对应了年轻人一生的追寻与求索;而在中国,历经多年的努力,列车终于能够飞驰于藏区的“天路”,破开白雪与冻土。

没有车,人依旧是人,但有了车,人就可以超越自己,不仅仅是囚于皮囊的弱小者,而是能够打败巨人的小个子英雄。车是人的手臂,人的脚掌,人的头脑,帮助书写出更大、更快的“人”。

从前慢

成秀梅(扬州)

小时候,日子是亘古不变的章节,简单、琐碎,却总是滋生出脉脉温情。大把闲暇的时光里,我喜欢陪妈妈聊聊天,听一些老歌。偶尔,她也会和着拍子哼上一两句,看着记忆在眼底千回百转,勾勒出如烟的旧事和生活的场景。

我喜欢坐着妈妈的脚踏车,陪她去菜市场买菜。她推着车,我坐在后面,慢慢地游走在菜场的一方天地里。红的西红柿,绿的瓜果,金黄的生姜,脆嫩的小葱,还有鲜活的鱼,新鲜的肉,那些都是妈妈的音符,她总有办法将它们组合成美味。她的目光时不时地落在我的身上,柔柔的,像夏日夜晚的月光,我和着车轮吱呀的声音哼着“咿咿呀呀”的小调。心也似被加热了般,不断冒着欢喜的泡泡。

行年渐长,一路蹒跚跌宕,形色恍惚,那些岁月渐行渐远。

暮色四合,天空云脚低垂,几缕明丽的尾光爬上屋顶。长街黑暗无行人,卖豆浆的小车上“咕嘟咕嘟”冒着热气,传出熟悉的“咿咿呀呀”的语调,缓慢,悠长。

我坐在窗前,被夜影氤湿的眼眸,扯出一抹长情线,绵延不绝地伸展成风细柳斜的心事。

这些年在外求学,乘着车南北辗转,快节奏的走走停停间,遇到了无数的人和事物。我在缆车上观赏过名山大川,在绿皮火车上酣饮过他乡烟岚,也在城市的出租车里渐渐迷失了自我。我忘记了看到的风景,忘记了走过的地方,忘记了遇到的人,却清晰地记得她泛着锈色的脚踏车,记得那个“咿咿呀呀”的小调,记得与她并肩流连的寻常巷陌,记得那些向她承诺的灼灼其华的梦想。

我也记得她送我远行时的缄默与守望,和眼里掩藏不住的不舍与牵挂,还有那一通通欲说还休的电话里绵亘波涌的思念。我知道,有一个人,一直在记忆的角落里等我,推着“咿咿呀呀”的小车,等我走上去和她共赴一程山水。

勾起嘴角,我想是时候该去寻回那些绵长温暖的年岁了。谢谢你仍留时日与我,此番暖意是时间衍生出的厚待,不可亵渎。

想听,一些醇清的声音。天地之间悠扬婉转的,是没有任何装饰点缀过的朴素,莺啼蝉鸣,暮鼓晨钟。

想读,一些缓慢的故事。字里行间温存流淌的,是烟火气息萦绕出来的小确幸,柴米油盐,人情往来。

想写,一些简单的话语。纸笔相接绵长蔓延的,是韶华流年浸染来的怡然自得,拾旧感言,品新泰然。

愿得清如许,淡若止水。把每个微笑的欢喜都收入阅历里,让爱步步生莲,雕琢出无限光华。

从前慢,车、马都慢,慢到一生只够爱一人。慢从前,我、她都回到从前,就这样一直留在缓慢的从前。那,该多好。

车悟

阎伶俐(湖北)

车,充斥着我们生存的大街小巷;车,成为我们出行的主要工具;车,代表了社会的发展历程。对于车,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品位,不同的品位会有不同的选择,不同的选择会得到不同的效果,于是演绎出一道道美丽风景线。

形形色色的开车人,他们车轮上的追求各有千秋。

我们身边从来不乏开车是为了获取财富、增长才干、提升人生境界、使生活过得更充盈的人,这样的人本身就是一部风驰电掣的车,一部耐人寻味的好车。

有的人,驾车是为了愉悦芳心,陶冶情操,他们喜欢开着车在路上漫无边际地溜达,走亲访友,想走就走,想停就停,恰似闲庭信步。

还有一少部分的人,他们把驾车视为一种娱乐消遣,或者只为了附庸风雅,他们热衷于比排场、摆阔气,以显示自己的身份地位。

常听人说:开车有一种驾驶的快乐。我想说的是,并不是每个开车的人都一定能品味出这种乐趣。因事业成功而买车的人,开出的是一份成功的潇洒,一份豪迈;比翼双飞而买车的人,开出的是一份事业的自信,一种幸福生活的快乐;另一部分靠傍大款而买车的人,开出的是几许无奈,几许虚荣。

爱车之人,习惯把人生当作一辆车,酸甜苦辣、喜怒哀乐,无不由此可以得到宣泄、得到体验。在生活中,他们或耕耘或收获、或付出或得到、或沉或浮,组成一曲生命的赞歌。在生命的某一天,他们会突然感悟到一种心灵的升华和生命的回归,内心深处就有一种淡淡的醉意和神往。他们把对生活的渴望和追寻,总是通过开车的方式宣泄出来,成为一种对生命永久的歌唱。

有车一族都懂得:人生有风有雨,车却能遮风挡雨;人生有险滩有暗礁,车便是人生的诺亚方舟;人生有山穷水尽时,车到山前却总有路;人生会失去很好的朋友和恋人,车却永远忠诚如一。喜欢车的人,较少持续地沉沦悲苦,因为他们晓得车外乾坤大;他们较少无望地孤独惆怅,因为车是他们招之即来的朋友;他们较少怨天尤人、孤芳自赏,因为车让他们懂得自己只是沧海一粟。

车,是一个可以自由放松的私密空间,有很干净很柔和的内饰,有自己喜欢的香水味道。

没有雾霾、没有阳光、没有风雨的时候,我们可以按下窗子,让柔和的风轻拂发梢;夜阑人静之时,可以在这个城市午夜空旷平坦的路上沉默地行进,播放自己喜欢的轻音乐;可以在车里作壁上观窗外的世界:粉嫩的小孩、奔跑的少年、相拥的恋人,雨中的大树,阳光下的街道,曾经有过甜蜜记忆的每一个地方。

劳累的时刻,可以停在安静的角落,关了音乐,熄了火,一个人,安静地呆着,不用笑脸迎合任何人,不用担心自己是否显得憔悴;可以在绿树阴翳的路上滑行,斑斓阳光透过树叶子洒在仪表盘上,温暖在心中荡漾;可以开很远的路,去秋天的果园,看路边红的黄的树叶,一簇一簇的野菊花;可以在喧嚣烦乱之后,去林中找寻一方碧水,别有洞天。

车轮上的人生,我深刻的感悟!

单车演义

刘 宁(扬州)

是的!如您所见,我要说的不是早些年被父辈们擦得浑身锃亮、铃声清脆的“二八大杠”,不是后来被少男少女们骑得狼奔豕突、上蹿下跳的山地越野。我要跟您说的是今日里叫人牵肠挂肚、爱恨交织的共享单车。且听我分回道来:

第一回 忽如一夜春风来 千树万树梨花开

仿佛是一夜之间,城市的街头便站满了黄色的、橙色的、白色的以及橙白、红白相间的单车。她们的名字时尚多美易辨识,她们的体态曲线玲珑婀娜多姿,她们风情万种地立在街边,以低碳绿色共享的名义诱着我们,去亲近,去尝试,去体验,直到去习惯。不过,您可要记牢了,天下哪有免费的午餐?“风投不是傻子,共享单车的背后是共享经济。”一位资本大佬如是说。事实也是这样,资本以挟风雷之势推出共享单车,也影响和改变着人们,塑造着这个时代的存在和发展方式,而我们在踩着共享单车的脚踏时,已经悄然融入其中。

第二回 西风昨夜过园林 吹落黄花满地金

共享意味着开放,意味着包容,意味着足够的共享单元。当小黄车、小橙车、小白车迅速以“无桩”之便捷占领城市的大街小巷之时,您是否还能稍微惦念一回“有桩”的小红车?是的,竞争如此惨烈,要么消亡要么改变,在新生事物面前,那些曾经的美好旧物便只有两条路可走,而这只不过三五年罢了。撕杀并不止于新旧还在新新之间,看似五彩缤纷的小单车背后是资本的野蛮式抢滩。显而易见,无论是欣喜还是迟疑,被裹挟进新方式的人们,思想的脚步多少有些蹒跚踉跄,共享单车上树的、加锁的、落河的、扎堆的乃至于被大卸八块七零八落的,比比皆是,不一而足。共享时代的一地鸡毛未必是风暴太疾,而是我们脚下太慢。我们的身体需要紧走两步才能追上思想的脚步。

第三回 山重水复疑无路 柳暗花明又一村

乱象引发争议,乱象启人心智,乱象倒逼规则,共享单车以无序新生之态呼唤着行业的自治,以及公共管理的改变,也启迪着人们的共享意识和思维。新闻里有说,多地政府正在加紧制定出台共享单车的管理规范,而媒体也在不遗余力地探讨着人们应当以何健康积极的姿态立身共享时代,畅享共享福祉。未来的共享单车会向何方演绎?您问我,我也不知道答案,有一点可以肯定,作为时代的产物,共享单车正载着我们奔向未知的未来!即便有一天共享单车退出了时代的舞台,也一定有别的什么继续引领我们。

也许,您还会问,未来是什么样子。我告诉您,未来就是您踩动单车,车轮滚滚向前的样子。

走回棋盘

李大存(广陵)

不知道谁发明了象棋,让“車”走上了棋盘,成为中国象棋里的一枚棋子。楚河汉界两边的“車”好生威猛,保将护帅,斗智斗勇,即使战死,也是死在规矩下,绝不走弯路。真的佩服古人这一伟大的发明,不光给人们增添了无穷的乐趣,而且还让人们在游戏的过程当中,不知不觉就学会了遵守规矩。

随着社会的发展,“車”不再甘于寂寞,纷纷走上了地球这张巨大的“棋盘”,而且越来越多。于是,“車”变成了各式各样的车,枯燥简单的线条被密集繁杂的公路取代。人们适应了有车的时代,人们也离不开有车的时代了。车,从一个普通的交通运输工具,突然间被人附加上了许多意义,有时代表方便,有时代表舒适,有时代表身份,有时代表张狂……车难开了,路难走了。车,一下子就被人性化了,人的许多弱点,比如,不守规矩、素质低下、贪婪自私、嗜酒如命等等,都在行驶中的车辆身上得到了体现。于是,我们看到了横冲直撞,看到了草菅人命,看到了占道堵路,更看到了一条条鲜活的生命在天堂哭泣。这是车之祸,更是人之祸!这也许是发展的代价,但这样的代价是不应该出现的,更是不该让无辜的人承受的。

尊重生命,需要规矩;社会发展,需要规矩。这规矩在哪?就在棋盘里!我们不妨顺着古人的思路思考一下,象棋的“車”为什么只能走直?因为这是古代生活经验的积累,“車”不能像“马”那样跑跳,不能像“象”那样走田,是生活中的原生态在象棋中的复制。如果“車”也跑跳、也走田,那这象棋就没法下了。现实生活中的车就跟“車”一样,如果行驶在交通规则之外,奔跑于随意违章之中,那就不是简单下不了棋的问题了。丢弃了规矩,无异于放弃了生命。

车多了,是社会进步的象征,并且这种进步还会一直继续下去。但社会的进步绝不能以牺牲秩序为代价。我们每个人的心中都应该把车变成“車”,重新让“車”行驶在棋盘的框框内,永远不要让车子的轨迹超出红绿灯照耀的范围。车回棋盘,可以让棋盘变得更加丰富多彩。

人类期待在共有的大棋盘里奔跑的车辆越多越好。

车水马龙

周荣池(高邮)

我常去老街上看车水马龙。我喜欢这个词。

老街上各式缓慢杂乱的车子才能组成这个词语。我喜欢用闲暇的目光去看一些杂乱但不慌张的话题。生活中的各种忙与缓慢的对比中让人能够清晰、安静乃至幸福。尽管他们总说我是“望呆”,讥笑我说“尖子看一眼,呆子望到晚”,但是我依旧喜欢静静地看,静静地看到过去的日子:

从前的日色变得慢

车、马、邮件都慢

一生只够爱一个人

我从前的时候还没有爱上过一个人,但我依旧爱那样的从前。那时候生活里似乎只有一种车,一家只有一辆车。“长征”是一种商标,也有一些隐喻的意思。那个时候生活艰难得也像是长征一样。至少我们的日子是这样子的。我清楚记得父亲的长征自行车,是因为坐在前面的大杠上,一路颠簸到屁股麻木,连鞋子丢了都不知道。这不是狗血的桥段,确实是很多人的经历。后来我们自己学会了“掏螃蟹”的骑车方法,庆幸终于可以自己骑着车子,不用再憋屈在父亲的怀里。可是我们一得意却不知道,我们再也回不到父亲的怀里。我们踩着父亲的自行车长大了,离他们而去了。

离去的村口有通往远方的汽车。不是豪华的巴士,是冒着黑烟的三轮。这些轰鸣的家伙卷起烟尘很有些嚣张与傲慢。可我们对他们所要去的城市和方向乐此不疲。争先恐后地爬上去,将父亲给的沾满油腻的钱币换来一张通往城市的入门券。车在城乡之间并不仅仅是一种交通工具,他们是一种角色,一种改变人的思路与命运的角色。他的速度决定许多人生活的维度。他们打败了生活的安静与沉着,却又能让那些落荒而逃的不肖子孙乐此不疲。我就是其中一个。如果说高考是改变我们人生的一个重要现场,那么车则是连接现实与梦想的一个重要角色,他改变了速度、方向以及生活的面貌。他是这个荒诞世界以及盲目生活中的掮客。

但车依旧在路上。只是人已经改变。速度与激情的寄托,不仅仅是对车的追究,更是对生活本身的暗示与隐喻。马车、自行车、汽车、火车以及动车,他们改变了生活的路数,也体现着人们梦想的嬗变。说到底我们的梦想才是车子的加油站,才是速度的离合器,才是方向的掌舵人。车快是因为我们的脚步和心念变快了。我不知道是赞美还是摈弃这一切,因为我们确实光鲜亮丽地活着,不好再说那些南辕北辙而忘乎所以的昏话。

可是我依旧喜欢“车水马龙”这个有些古旧而散漫的词。那时候车子很慢,生活也很慢,我们连写字都很慢。但是似乎比现在想得清楚,看得幸福,还常常安静地给自己一个微笑。

车载幸福

云水边(扬州)

初夏已至,栀子花的芳香悄然在枝丫间飘散,馥郁了整座城市。

天清日朗,艾草的清香从各家各户的油烟管道里弥散出来,在浓烈的油烟中显出一份平淡自如、现世安稳的滋味。我们全家出游的计划终于在这个端午小长假得以实施——爸、妈、哥、嫂、小侄儿、我,一起去森林公园踏夏、采青。

森林公园离家颇远,在城市的边缘。但是开车也只要十五分钟——再远的距离在现代速度面前也不值一提。不料妈这次却不愿意坐那舒舒服服的私家车,非要骑自行车去不可:“本来就是出去踏青锻炼身体的,这一路骑过去不是正好吗?何必做那买椟还珠的事?”小侄儿这段时间正在学骑自行车,一听这话眼睛都亮了,高呼着:“我也要骑车去!爸爸你要教我骑车!”大家被他激动的心情感染,也对这次久违的骑车之旅充满了期待。

家中只有一辆自行车,便由大哥载着侄儿骑这辆。我与其他人都是在小区里开了共享单车,非常方便。

妈率先骑了出去,爸也不甘示弱,脚一蹬便与妈并驾齐驱了。微风徐来,吹起妈的风衣,吹动她的长发。时间好似回溯——多年前我坐在妈妈的后车座上上下学,搂着妈妈的腰,在晨光中打个盹儿,在夕阳中叽叽喳喳地分享学校的趣事。接送的自行车坏了便换成了电瓶车,电瓶车换了一辆又一辆,妈的背也慢慢变弯,不变的是车的后座永远柔软、永远厚实。爸妈在前面不知说了什么,爸爽朗的笑声传过来,风采不输当年。两人已经在比赛了,妈腰一伏,脚上使力,竟超过了一辆正龟速前进的小汽车。爸也发了力,着力追赶。共享单车明亮的颜色衬托着爸妈无尽的活力,在平坦的道路上一路向前。

哥和小侄儿骑着家用自行车慢慢前行,小侄儿从后座上站起来跟我们打招呼:“妈妈,姑姑,你们等我们一会儿。”又搂着他爸爸的脖子激动地大喊:“爸爸爸爸,你骑快一点儿!”哥一边让他搂紧注意安全,一边笑骂:“臭小子!”不一会儿,小东西又不甘寂寞,吵闹着让他爸爸教他骑车。哥无奈,只能扶着自行车,让他的小身子在自行车上蹬蹬脚踏。他小小的身子起起伏伏,小脸通红,引得无数路人偷偷发笑。

我和嫂嫂则得以安稳,优哉游哉地骑着车,分享生活中的烦恼与趣事。经过一段农村道路时,一户人家庭院中栽的栀子花探出了墙头,在一片浓绿中羞羞怯怯地吐露着芬芳。嫂嫂停下车,走到墙下,踮起脚尖摘了两朵淡白的花儿。她回过头,冲我眨眨眼睛,我会意一笑。她把两朵花别在了共享单车的车篓上,芳香伴我们一路。

愿这辆车被分享,分享方便,也分享我家满载的幸福。

你的青春里,

也有一辆自行车吗?

林倩雯(扬州)

我的自行车丢得比较诡异,我说的是上大学时候的那一辆。

那是一个百无聊赖的晚上,我和我家车夫俩人推着自行车回宿舍。进宿舍大院前,我俩把自行车架在路边,去熟识的小吃店买了两盒炒饭,然后晃荡着回宿舍去了。

宿舍楼下有个车棚,管车棚的老板开了个小商店,顺便看车收费。印象中自行车一学期30块钱,摩托车得贵点。

第二天一大早,我家车夫在车棚转了两圈没找着自行车,回来说,车丢了。当时气得我就要去找车棚老板理论,后来冷静下来之后去问老板,老板拍着胸脯很肯定地说不可能,绝对没有被冒领,甚至还要给我们翻监控力证清白。几经寻找无果之后,一个朋友冷不丁说了句:“你俩,昨天没骑回来吧?”

“没……骑……回……来……”这每一个字,直接硬生生砸到我头顶上。

我和车夫俩人大眼瞪小眼瞪了好几秒钟,弱弱地开始回忆:“昨晚……我俩骑着自行车……去买吃的……买完……俩人手拉着手……走……回去了,从那之后,好像没自行车什么事了啊……”

后来这件事被同学们嘲笑了好久,被拿来当作“恋爱中的人智商都为负数”的最好佐证。

想象一个比较庸俗的画面:阳光明媚,绿茵葱葱,你穿一件干净的白衬衫,骑着单车,后座上坐着穿白裙的我。这情形简直是青春偶像剧烂大街的标配。可是呢,你没有着过白衬衫,我也没有穿过白裙子。我坐在后座上穿越校园,偶尔经过同学身边的时候,最常听到的一句话就是:“喂,你车后轮没气了!”

在我印象里,自行车是校园色彩非常浓的一个物件。就算走出校门已经四年时间了,我的脑海里依然能还原出在那个阳光炙热的早晨,你背着书包骑着自行车,车把上挂着刚买的早餐,穿越校园,然后踏着上课铃声走进教室的那个画面。泛红的脸颊和额上的汗珠,那都是青春的标配吧。

现在住在大学城附近,鲜少见过骑自行车载姑娘出来浪的。有时候想想,觉得现在追女孩子的代价提高了不少。小学时,送女生一根彩色画笔,能让她把作业多给你抄几次;中学里,分给她一包辣条就能高兴很久;到了高中,认真给她讲个难题你就成了男神。大学呢,穷学生在一起看场电影,拥有一辆属于两个人的自行车,都会觉得遇到了最美的爱情。

离开了校园,想要的就变得多了起来——精力、金钱、时间,三者,缺任何一样,都觉得不完整。所以,我们才常常会怀念青春懵懂的时候。那时候,无论是我眼中的你,还是你眼中的我,都光芒万丈。

高速公路上的蜗牛车

庞余亮(泰州)

这是一个珍藏了13年的故事。

这些年,很多车因在高速公路上超速而罚款,而2004年暮春,我却在高速公路上坐上了一辆蜗牛车。蜗牛车的起点是北京,终点为河北廊坊。司机是老诗人雷霆,老爷子当年68岁。

那年春天,我去北京鲁迅文学院学习。来京之后,发觉52个作家就我一个江苏的,来自县城的就几位,班上名气大的作家实在太多了。我给老诗人雷霆打了个电话,告诉我在班上的情况,还说北京的空气太干了,八里庄上空的鸽哨太响了,汇报的语调中带了点暗灰色。老爷子在电话中朗朗一笑,说:“既来之则安之,什么时候,我来找你喝酒!”

老爷子的京片子很养耳朵。

在一个多云的周末,雷霆老师的电话来了,说他就在鲁迅文学院的院子里。我赶紧下楼,看到满头白发的雷霆老师正拢臂斜靠在一辆银色的小汽车上。是长安铃木。雷霆老师说:“上车吧,我们去廊坊喝酒。”

我满有信心地坐上了车,随后发现司机就是雷老师。雷老师说:“你有什么不放心的,我可开过四九城里第一批摩托车。”这个我信,雷老师的诗里永有烈火和青春。他在六十岁生日的时候写给自己:“每一个去年都太年轻!”

穿过北京城,拐上了京津唐高速公路。老顽童雷霆老师“欺骗”了我。他似乎不会开车,他的车一直在慢车道上,速度为最低的60码。双车道的京津唐是条老高速公路,车流大,我听得到后面的车急按喇叭的声音。还有超越了我们时司机的国骂声。

雷霆老师肯定也听到了,他对我说:“你肯定很想问我这个老头子为什么开得这么慢?告诉你,我每次上高速,都是这个法定的最低速度。再说,以这个速度开到廊坊,恰好到了喝酒的时间。”

此后,雷霆老师没有再说话。我永远也不会忘记京津唐高速公路上这辆蜗牛车,还有在我们后面赶上来并呼啸而去的车辆们。

我慢慢平静了下来。

到了廊坊,雷霆老师停了车,他带着我走过一座苹果林。苹果树上满是指头大般的青苹果,它们在树叶中摇动,像是欢迎我们来到廊坊的玉铃铛,可它们并不知道,我刚才的心中,拥有过怎样的风驰电掣。

这辆让我学会平静的车,这个“每一个去年都太年轻”的人,让我感受到了生命中丰富的精彩。

责任编辑:

  

 

 

未经书面授权,不可转载本网内容。

分享:
更多



国内 国际